首页 > 最新动态 > 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战“疫”日记之二十六——驰援武汉的一支社会组织医疗队

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战“疫”日记之二十六——驰援武汉的一支社会组织医疗队2020-3-25

        今天的日子,刚好是一支社会组织医疗队进驻武汉整整一个月的日子。这支队伍战斗在疫区中心地带,但相对公立医院的正规驰援部队而言,他们却是一支“编外人”。这个队伍在医疗行当内叫“透析人” 。如今,抗疫已经进入围歼期,回顾时艰险阻之时,恍如昨日。

 

查看原图

 

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

 

        记得当时,透析人在网上看到集结令,踊跃报名,在10个小时之内,3200封请战书如雪片袭来,经过百里挑一组成了由医生、护士、技工组成的34名战斗员。这支队伍可能是唯一的一支完全由民间志愿者组成的专业对口医疗队。他们从辽宁、重庆、吉林、贵州等11个省市、25家医疗机构依靠个人的力量购买车票,纷至沓来。他们先是向湖南常德、长沙两地集结,然后再向武汉进发。他们是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的白衣天使们。

 

        写下“加油”,武汉患者为“编外部队”点赞

 

        等同“生命线”的血路管,连接着患者与透析机,护士们的每一步操作,都细致而严谨。在新冠隔离透析室中,长时间穿着防护装备,护目镜里面会渐渐充满水气,视线模糊间护士戴着4层手套操作,靠多年积累的“肌肉记忆”去寻找动静脉内瘘的穿刺点......

 

        3月13日上午10时,长江日报的记者来到普爱医院古田院区新冠隔离病区透析室时,这里非常安静,10余名当班护士正在巡视、监测,密切观察机器运转状况和患者的生命体征变化。每天,他们都要完成约40例感染新冠的尿毒症患者的治疗。

 

        “在这里,大家都得绷紧弦”,俞翔是这支小分队的负责人,来自西安,他告诉记者,为新冠肺炎患者进行透析,工作强度较普通透析病房来说大很多,每天,每名医护人员进入隔离区工作都在6小时左右,大家出红区的时候,衣服基本都会湿透了。

 

查看原图

 

武汉不怕,我们来了

 

        俞翔把这支特殊的队伍形容为“编外部队”,大家怀抱一腔热血从各地来到武汉,“来的时候没有底,也没想过什么时候回家。”直到穿上防护服进入隔离病房之前,他的担心一直是“我们干得起来吗?”第一次穿着厚重的防护装备是否适应?面对有些队员们并不熟悉的机器能不能熟练操作?没有足够的培训时间、戴上多层手套后还能否顺利穿刺吗?第一天,面对诸多的未知数,他分两次进入隔离病房,大约呆了11个小时,“除了指导一些队员们尽快熟悉机器之外,更重要的是为了督促队员们严格按照感染控制的流程进行每一步操作”,俞翔说,大家边做边学,很快上手,顺利程度超出预期,这让队员们士气大振。

 

查看原图

 

医疗队队员胡建

 

        来自重庆元辰的队员胡建告诉记者,他从临床一线下来从事培训工作已经有4年,但在武汉重返一线的第一天,他就上手了,“凭借多年经验留下的那些肢体记忆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查看原图

 

同志们,加油!

 

        出发前,来自吉林的队员田琳一直担心听不懂武汉话,没法跟患者顺利交流。但很快,患者进透析室经常会问起“那个东北老妹在哪呢?”当患者得知为自己操作的护士是自发赶来的民间队伍时,就在陕西队员范银莉的后背写下了“加油”,并感激的说:“谢谢你,给你们添麻烦了......

 

        在隔离病区透析室,护士们还要承担起保洁、护工等各项工作,但他们说,能多做些,我们就多做一些,尽可能减少其他工作人员进入隔离病房的次数......

 

        截至3月20日撤出隔离病区之前,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这支定点支援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的小分队共完成700余人次新冠肺炎血透患者的治疗,占同期武市新冠透析室治疗总量的20%以上。

 

        花甲之年的抗非老兵,上场带队成了“郭妈妈”

 

        在第一批来武汉支援红十字会医院的队员中,年龄最大的是63岁的领队郭敬霞老师,2003年抗击非典和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期间都在一线工作。

 

查看原图

 

队员们的“郭妈妈”

 

        从第一天进驻市红十字会医院开始,她每天都会和队员们一起进入病区。“我曾经是军人,又是党员,身上是有责任的。”当重新穿上防护服,17年前熟悉的感觉立刻回来了。郭敬霞说,多数队员是80后、90后,没有在疫情一线工作的经验,她的想法很简单,自己被队员们喊成“郭妈妈”,就有当好家长的责任,“希望自己在一线当好主心骨,发挥作用,带好这帮孩子。”

 

        从50后到95后,队员年龄横跨40岁

 

        在集合前,队员们互不相识,大家都不确定,会在武汉待多久。队员柴晓杰请了年假从上海赶来,贵州队员项兴文出发时,带上了一罐老干妈和6套保暖内衣,队员们告诉记者,来武汉前,大家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约而同地准备了尿不湿。

 

查看原图

 

酸汤鱼恋上热干面

 

        队员田琳经历了更曲折的旅途,从公主岭到沈阳再和两名从盘锦出发的队员会合后一起飞抵长沙,与其余队员汇合来到武汉,足足跨越两千公里。田琳告诉记者,去年,她已经从一家民营医疗机构辞职在家,看到报名信息时,感觉“一腔热血上了头”,得知她要去武汉支援,已谈婚论嫁的男友很是担心,她对男友说,“谁都知道有危险,可大家不是都去了吗?”

 

查看原图

 

大冷面恋上热干面

 

        来到武汉已有三周,山东菏泽的冯铮已经习惯把丈夫和孩子的名字写在防护服外,再画上爱心表达思念。

 

查看原图

 

医疗队护士冯铮

 

       李雷是队员中年龄最小的,97年出生,他从河北邢台赶来,念头只有一个,“再危险也要上啊!” 来了之后他感觉到“武汉人太好了,把我们照顾得特别周全。”队员们也有想念家人的时候,但听到患者悄悄说“感谢你们没放弃我们”时,大家觉得“值了”。

 

查看原图

 

谁敢动我的热干面

 

        “顶上去就是初衷” 

 

        这是一趟路途辗转的逆行之旅,“现在看来,我们来得很对,如果早点来会更好”,白求恩公益基金会名誉副理事长陈少波同志告诉记者,得知武汉疫情后,他们想到很多医护人员将被调到一线参与新冠肺炎患者救治,透析室一定存在人手紧张的情况。“在非常时期,需要动用起一切医疗力量。”2月22日,作为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领队的陈少波同志与第一支小分队在湖南常德集合,乘坐中巴赶到武汉。2月24日,第二批队员在长沙集合出发,搭乘一班经过武汉的火车,行至武汉时,列车在已经封闭的武汉火车站为这群逆行者们破例打开车门。

 

        在工作中,服从指挥、严守纪律,这支“编外部队”得到患者和所在医院医护同仁的首肯和好评。3月7日,应武汉市江岸区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的邀请,医疗队部分队员进驻到武汉市第八医院,为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进行透析,临时党支部书记陈少波同志说“让已经在一线坚持了很久的医护歇下来,我们顶上去,这就是初衷。”、

 

        转战雷神山,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按照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统一部署,原有的新冠肺炎定点透析医院逐步清洁消杀处理后转为执行常态化非新冠救治的医疗任务。这些队员们所在的医院相继完成了新冠救治的使命。武汉市第四医院(武汉市普爱医院)袁书记为每一位队员颁发了医院制作的抗疫纪念证,并在感谢信中写到:你们是唯一一支对口支援罹患新冠肺炎血透患者的专业医疗队,你们是唯一一支完全由志愿者组织的医疗队......

 

 

查看原图

 

        如今尚未痊愈的新冠肺炎透析患者将转往武汉雷神山医院继续治疗。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中的俞翔、路晓丽、谢钢生、张继亮、陈翔同志已经加入了新组建的雷神山透析医疗队。

 

查看原图

 

        战“疫”继续,愿他们早日凯旋!

上一篇:白求恩血液透析医疗队战“疫”日记之二十五——战“疫”前线党员先锋作用无处不在 下一篇:关于“器官移植诊疗系列图书编撰项目之《儿童肾脏移植》图书编创”项目的立项函